電子眼外包不只是錢的事

作爲交通執法人員現場執法的補充,電子眼對違反道路交通法規行爲進行監督並留下處罰依據,具有一定威懾力。然而,近年來有些城市、道路將交通“電子眼”外包給企業建設經營。以成都爲例,電子眼外包企業收益達39%。

   如今這年月,承包似乎成爲擺脫困境、搞活經營的靈丹妙藥。一些地方政府甚至可以把素有電子警察之稱的交通電子眼,也外包給企業建設與經營,並且還被作爲 創新案例加以推廣。企業與政府四六開的高比例分成,承包者每年從交通違章罰款中獲得的數千萬元巨額回報,企業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,公共財政收入卻大大縮 水。

  不過,問題的嚴重性並非只是錢的事,其更大的危害還在于由執法公權旁落、“電子眼”掉“錢眼”、公益性變盈利性導致的執法扭曲和公信受挫。誠然,由企業投資興建電子監控系統,的確可以發揮民間資本的投資效用,緩解政府財政匮乏、交通警力不足的現實困境,但將電子眼經營管理權外包的同時,也實際上讓渡了對交通違章的監督執法權。讓不具執法資質的代爲監督,其公正性、公信力難免受到質疑。

   應該說,執法的公正性、教育性與企業的經營性、逐利性格格不入。而在企業承包“電子眼”的語境下,“違章罰款”勢必會背離懲罰性教育的執法功能,淪爲牟 利賺錢的工具和手段。爲獲得豐厚回報,承包者無疑更希望道路多設探頭、車輛多闖紅燈、行駛多些超速,甚至不惜動手腳、設圈套,想方設法讓過往車輛被壓線、 被超速。這不僅會爲滋生執法腐敗提供溫床,也勢必傷及交通執法的公平公正,更會向社會傳遞出以罰代管的訊息誤導。

  同時,電子眼外包也極 易導致公民信息的不當外泄。事實上,當政府部門將電子眼管理權交付承包商時,也等于把公民隱私權和信息使用權一並拱手相讓。企業可能會利用承包經營的合法 外衣,通過無意間散播或有償性提供等渠道泄露他人隱私。這無疑會對公民的個人信息安全構成威脅。由此看來,電子眼外包的弊端與風險不容小觑,取締當爲民心 所向、大勢所趨。

  值得關注的是,一些地方政府已經就對電子眼外包說不亮明了態度。2008年湖南省就提出要求,道路交通技術監控系統的設備投入、維護管理,必須由政府投入,禁止任何企業、個人投資,已參與建設和管理的企業,必須與政府有關部門終止合作;今年10月起生效的《河南省公共安全技術防範管理條例》,也將包括主要道路在內的技防系統建設,納入“由政府投資建設,公安機關管理、使用和維護”的規範渠道。這種依法叫停“電子眼”外包的做法,值得各地借鑒。

<<上一篇互聯網孕育防盜報警“機遇” “智能”打開千億財富空間主力瞄准全産業鏈下一篇>>
關閉